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叶寒家园

佛言今生难有梦,我立彼岸再无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林海燕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、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。《中国作家协会》和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电子会刊编辑、《执手天涯网》诗歌栏目编辑、《中华网络文艺电子会刊》特约记者,《亲子派》网络投稿人,中国近40余篇散文诗歌被选入《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精选》、出版诗集《无心的错失》、散文集《心若在梦就在》《燕来墨香》。文字虐我千万遍,我待文字如初恋。

不做情人,真好!  

2008-12-11 10:28:59|  分类: 小说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有一种缘,会让人一辈子魂牵梦绕;有一种思念,会悄然进入你的心田,如诗如幻,浪漫得醉人,沧桑动人得想把泪流。
  那年,正是辉创业的高峰期,他的妻子在某机关单位上班,不仅温柔体贴而且长得还很漂亮。事业的成功,家庭的幸福,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人生的最完美了。为了事业,辉长年在外出差经商,但他从来就不曾做过有什么对不起妻子的事,更不用说什么婚外恋情了。
  朋友们偶尔也会开他的玩笑,说他不象个老板,因为谁都无法相信,象辉这样的男人,竟然会没有情人。有时候朋友会故意刺激他几句,都说不相信,肯定是瞒着他们这些朋友,太不够意思了。话不可乱说,事不能乱做,这时候,辉总是会耳红面赤地争个明白,好象要讨回公道一样认真。朋友见他那股较劲的样子,还真把这些朋友给乐的,然后又说上一句:我们是开玩笑的啦!
  这年头,什么事都要讲个运,什么人都要讲个缘,缘来的时候,你想要逃避也是不可能的事。仅仅在飞机上的一次偶然相遇,竟然会让一向很自信的辉改变了对婚外恋的看法。
  无法形容眼前的这位女子是怎么样的一种美丽,她苗条身材,稍微显得有些黄的秀发,在走上飞机时被阳光照耀的熠熠生辉,特别是那双眼睛有着一种妩媚的魅力,还有那种女人特有的高贵气质,让辉深深地着迷了,当慧渐渐向他靠近的时候,辉的心却有种颤抖着领略一见钟情的内涵。然而,最让辉暗暗欢欣的是,慧正好坐在辉旁边的位置。
  一路上,他俩谈天说地,洋溢着欢愉。此时辉的心里多么希望这架飞机永远不停地在天空上飞翔,不要降落,等到下飞机的时候,辉心里已经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也许爱不需要理由,辉就这样轻易地喜欢上了这位漂亮的女人。
  回到家,辉的心里再也无法平静。人的感情本来就很复杂,这种感觉本来就很微妙,越积聚在心里,就越强烈。
  辉以为自己会抵挡得住情感的的诱惑,而立之年的他已不再有潇洒浪漫的想法。认识慧以后,辉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失落感,试图挣脱这份莫名的孤独寂寞,却始终无法挥去脑海里印留着慧的影子。
  是我错了吗?内心深处辉无数次地自责着自己,面对家中的娇妻,辉并不想背叛妻子,但也放弃不下对慧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。我怎么可以对其他女人有非分之想呢?辉感到忐忑不安,茫然不知所措,生怕妻子看出他这种反常的情绪。
  无可否认,这个女孩子给他的感觉太不同了,她身上有种巨大的吸引力,让辉不能把持自己,辉决定与她相约。
  经过无数次地犹豫,辉的思想一直在矛盾中挣扎。后来,他终于鼓气勇气,拨通了慧的电话,呢喃之中辉向慧发出了请求,想要见慧一面,等待慧的同意。在稍停片刻之后,想不到慧很爽快地接受了辉的邀请。
  放下电话,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那种幸福的感觉不由得涌上心头,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亮丽。辉第一次对妻子说了一个漂亮的谎言,晚上有客户在,要晚些回家,也可能不回来了,辉在话里留下个余地,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,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。
  路边的街灯亮了,淡淡的灯光一如辉的心情,朦胧中渗透着丝丝的甜蜜。此刻辉心中那种愉悦简直无法形容,兴奋中夹杂着紧张,紧张中又带有几分得意的感觉,想象着很快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慧了,禁不住自己偷偷地笑了起来。
  走进了一家月亮弯茶馆,辉向四周望一望,屋子里的人并不多,也许是太早了,城市里的夜生活还没有开始。慧应该还没来,辉找了个稍微幽暗一点的位置,先要了杯绿茶,开始静候着慧的到来。
  等了半个小时,辉仍不见慧的影子,开始有些急了,他再也忍耐不住,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慧,才知道自己原来看错了时间,和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。
  辉无意于再次笑自己的荒唐,竟然会激动地连时间观念也没有了,这种神秘的感觉让辉的心境更充满活力,更富有激情。
  茶馆里正轻放着《今夜你会不会来》的音乐,让辉的心不由一阵慕名的悸动,他相信,慧一定会来的。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,辉不停地看手机上的时间,那种焦急不安的样子,谁都知道,等待是最难熬,尤其是等自己心爱的人,那时的时间一分种就象一年一样慢。
  终于来了,慧打扮得很美,穿了一身淡黄的衣服,映照出她的脸更加的白嫩,一双娇滴滴的清水眼,眉宇间微透着一丝的笑容。
  辉连忙站了起来,面对着慧的到来,他一时不知所措,神态就象风中的小草一样慌乱,紧张中拨动着心弦。
  你终于来了,想要点什么。辉问。
  来杯咖啡吧!慧说:我怎么啦?没迟到吧,看时间我还早到5分钟呢?你早来了?
  哦!没有没有,我是担心你不会来。辉不想说出自己由于看错时间,足足等了她一个小时。
  怎么会不来呢?慧有点羞愧地说。
  刚坐下,聪明的慧就知道了,其实他早就来了,因为桌子上的烟灰缸掩饰不了事实的真相。
  辉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这情景无形之中让慧有些感动。
  感情这东西确实是很奇怪,见不到时拼命地刻骨地想看见,真相见了,又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眸,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,无言般地陷入了沉默的氛围之中。
  悠扬的音乐轻声地在耳边回旋,柔和的灯光显得特别亲切,幽静中感受着幻想中的最美。
  你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吗?辉说。
  哦,我知道。慧低着头回答。
  是吗?我好象没对你说过?辉有些惊讶。
  那天在飞机上,我看见你手里的玩具,就知道那肯定是给你孩子买的。慧说。
  你很细心。辉笑着对她说。
  一般已婚的男人,为了讨好别的女人,往往是说自己家庭是如何的不幸或者寻找各种痛苦的理由,以博取女人的同情。而辉没有这样做,相反他只是对慧说了自己的家庭幸福的一面,还有孩子的可爱等等。言下之意他也不知道感情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?也搞不清楚是否家庭幸福的男人就不该约别的女人出来了?
  慧静静地听他说话,偶尔就附和着几句,慧想象着眼前的男人真是可爱,和别的女人约会,却不停地说些自己家里的事,当然,让慧感到欣慰的是,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并不那么虚伪,可以听出他说话的语气是很真诚的。
  辉下意识地伸出双手,轻轻地握住了慧,本想问候一句,近来可好吗?想不到出口却成了:那天在飞机上第一眼看见你,我就喜欢上你了……”
  我也是。慧怯怯地说: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天回到家,我就意识到自己彻底地完了,我无法控制住自己不想你。慧幽幽地语气里显得有些委屈,因为她明知自己深陷进去的是一个泥潭,就这样而不能自拔;因为她知道无论怎么相爱,仍然不会有任何一丝希望能和辉走在一起;因为她知道辉是个有责任的男人,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,他是不会轻易放弃家庭的。
  说话间,慧的眼睛好象有点湿润了,泪水悄悄地滑落在她的脸上。
  辉不敢去擦拭,只好紧紧地握住她的手:出去走走,好吗?
  慧默默地点了点头,但又不知道该往哪儿去。
  一路上,他们默默地走了好长一段,也没说一句话,来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,他们停住了脚步,不由得靠在了一起。
  那感觉,就象梦一样的美;那滋味,就象蜜一样的甜。辉情不自禁地捧着慧的脸,亲密地,热情地,忘却一切地接着吻……
  慧再也无力逃脱辉那射着情爱的眼光,就象吸铁石似的,助长着爱情的魔力,慧的心跟着跳动,周身的血液被火燃烧了一样。
  不行……”慧还是极力挣扎,想逃离辉的怀抱。
  对不起……”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因为对于慧,他负担不起有任何的承诺。
  在爱面前,谁能清醒几许,爱情冲昏了头脑,要不是在路边燃烧起那分激情,让他俩差点失去了理智,还真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  事情如果能到此结束,那么何必又开始呢?为了在回家前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辉想一个人慢慢走回去。
  已是深夜了,辉蹑手蹑脚地用钥匙开进家门,第一次没有和妻子同睡一张床,他需要沉思更需要冷静。躺在床上,辉的头脑就象是白天一样清醒,感情的复杂和矛盾,快乐中渗透着痛苦和烦忧。
  辉一面后悔与慧的相约,往后他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慧,这种暖昧的关系算什么呢?是红颜知己、是情人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兄妹关系?一面又感到沾沾自喜,让他感到得意的是慧其实也是那么深爱着他,爱是甜蜜的,辉沉醉在那种颇具刺激性的欢乐之中,而逐渐进入了梦乡。
  第二天,辉很晚才起床,出了门,外面的好天气让辉感到心情无比地愉悦。
  辉用手招了一下迎面而来的出租车,无意间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不是慧吗?
  辉不由得一惊,随之心一阵莫名的剧痛,因为慧正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向一家宾馆走进去。
  他是谁?慧不是说她没结婚吗?不是说她没男朋友吗?
  不行,辉想,一定要去问个清楚,容不着他多加思考,就箭一般地朝慧的方向奔跑而去,生怕追不到她似的。
  辉跑了几步又停住了,自言自语地说:我不能这样做,我现在算什么?她的事我有什么资格管呢?
  一整天,辉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?辉极力地不去想白天所发生的事,最多以后不跟她联系就是了。想归想,做归做,如此的不明不白,辉怎么能甘心呢?辉终于还是忍受不住,拔通了慧的电话,不搞清楚这个事实,这种感觉好象被人欺骗和愚弄一样难受。
  是慧吗?你在哪?辉故意试探地问。
  嗯,我还在睡觉呢?昨晚我被冻着了,好累。慧在电话里故意装出还在睡觉的样子。
  是这样啊!那不好意思打扰了,你继续睡吧!辉不等慧的回答就挂断了电话,因为,辉的心不仅仅是痛了,还夹杂着气愤。
  如此的女人真是可恶,如此的女人真是可怜,简直他妈的卑鄙……”辉难以想象自己气到了极点,竟然会骂人。
  那天的事对于辉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,慧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刺激。常言道:女人是个妖精,惹不好就会使自己身败名裂,一点也没错,什么感情爱情都一起见鬼去吧?辉越想越气愤,越气越痛心,他始终不能相信一直让他如此牵肠挂肚的女人,能让他一下子从最幸福的感觉跌落到最痛苦的幽谷。
  辉从爱延伸到了恨,他恨透了这个让他欢喜让人悲痛的女人。
  可是辉又怎么能知道?那是慧一手导演的戏呢?辉永远也不会明白,当那天晚上慧证实了他是个已婚男人时,慧的心比谁都痛,她当时流出来的眼泪里有着多少地酸楚,辉能明白吗?
  慧一向是个很孤傲很矜持的女人,慧心里最清楚,无论辉多么的优秀,她也不会做辉的情人,她不会责怪辉,只怨命运不公平,相爱的人难相聚。
  慧不知道自己这样做,到底是对还是错?不过,我相信了一个事实,辉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找过她。
  有一种缘,会让人怀想一生,慧永远也不会忘记的,而辉呢?没有人知道他会怎么想?
  不做情人,真好!不知道这句话更适合谁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