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叶寒家园

佛言今生难有梦,我立彼岸再无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林海燕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、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。《中国作家协会》和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电子会刊编辑、《执手天涯网》诗歌栏目编辑、《中华网络文艺电子会刊》特约记者,《亲子派》网络投稿人,中国近40余篇散文诗歌被选入《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精选》、出版诗集《无心的错失》、散文集《心若在梦就在》《燕来墨香》。文字虐我千万遍,我待文字如初恋。

流在身体里的血液,哪个更轻,哪个更重  

2008-12-11 14:49:09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朋友的妹妹结婚几年了,偶尔去朋友家玩,总是很难碰到她妹妹还有其家人,有时,我会很小心地问她:“你妹妹不回家吗?”。朋友总是叹气摇摇头。

  朋友的妹妹其实是她的表妹,是她大佰的女儿。就在那天,她对我说了许多话。

  表妹幼年时母亲病故,可惜,父亲好不容易把她拉扯到读小学,不幸也得了重病,离她而去。于是,表妹就来到我家,那时候,我才10岁,表妹才9岁。

  父母出于怜悯和同情,自小就很疼爱表妹。我们两人也始终和睦相处,亲如姐妹,无话不说。也许,穷人的孩子当家早,表妹从小就特别懂事,由于乖巧可爱,有时候,父母还特别疼爱表妹,甚至偏爱表妹。

  后来,我们都长大了,女孩子家在父母眼里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。表妹成熟较早,在读高中时就谈恋爱了,毕业后,和男朋友商量好,要是考不上大学,就出门找工作。因为年龄还小,朋友的父母不同意,也不放心她往外跑,于是,日夜阻止,无论怎么劝说,甚至搬出大佰的遗像来威胁,还是动摇不了表妹要出走的行动,无法使表妹断了这份心思。

  父母很是无奈,常常对着表妹父亲的遗像叹气:“哥哥,你女儿长大了,常言道:女大不中留,做弟弟的也无能为力了,以后有什么不测,你就别怪我管教无方了。”因为,表妹毕竟是大佰的女儿,毕竟不是亲生,不能打,又不能骂,不管又不行,管重了又怕产生负面影响,于是,只好随她而去。

  一晃日子过得真快,五年了,突然,表妹说要回家看望我父母,还有我这个比亲姐姐还要亲的姐妹。接到电话时,我们一家都兴奋不已,真有些喜出望外的激动,一家人忙忙碌碌的,早早就盼她回家了。回来的时候,表妹抱了一个儿子回家的,母亲抱着孩子,像是抱自己的外甥般亲切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痛哭不止:“孩子啊,你都结婚了,怎么都不捎个话呢?虽然你父母不在了,叔叔和婶婶还是把你当作自己女儿一样亲的,你结婚了,也总得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吧?”。表妹看到母亲哭得厉害,不由得也跟着痛哭,说:“婶婶,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们了,你放心好了。”这时,父亲开口了,问表妹怎么不带丈夫一起来,表妹说工作很忙,不能来,也没详细说就故意避开了话题。父亲似乎听出了什么言外之语,也不追加多问。

  晚上,我和表妹同睡一床,几年不见,似乎更加亲切了,两人唧唧我我地聊了一夜,第二天连眼眼都留下一轮黑圈,那晚,我才知道原来表妹丈夫没来的原因。

  当初,父母不同意她们的婚姻,表妹的丈夫一直耿耿于怀,直到现在还是不愿意接受,甚至连见个面都不肯。其实,表妹早就想来看望我们了,只是表妹的丈夫很不开心。表妹又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一边是亲人,一边是爱人,两边都不愿意得罪,故而一直拖到现在。

  表妹说,她现在唯一的痛苦就是丈夫不肯接受过去,父母曾经的反对,终究无法得到她丈夫的谅解,表妹说,她丈夫曾经说过,以后永远不可能来我家,见我父母,甚至会在我家吃一粒饭。表妹说,同样是流在身体里的血液,却不知道哪个更轻,哪个更重?

  我听了表妹的话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觉得心头好痛好痛。

  朋友说完了,心情非常沉重。此刻,我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于她,两眼相对,默默无语,试想这世界有太多的无奈,该如何去面对和解决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