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叶寒家园

佛言今生难有梦,我立彼岸再无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林海燕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、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。《中国作家协会》和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电子会刊编辑、《执手天涯网》诗歌栏目编辑、《中华网络文艺电子会刊》特约记者,《亲子派》网络投稿人,中国近40余篇散文诗歌被选入《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精选》、出版诗集《无心的错失》、散文集《心若在梦就在》《燕来墨香》。文字虐我千万遍,我待文字如初恋。

你的执着有多久  

2008-12-11 15:03:04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十年前,弟弟在一次学骑自行车时,不幸摔倒,头痛难忍,查明病因,才知是幼年脑膜炎复发,去上海治疗动手术,才捡回一条生命。出院时,像是瘫痪人,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不会,后来,多亏了奶奶精心照料,才恢复健康。

弟弟宽厚善良,自小人人疼爱。自病情好转,走路时却像瘸子,虽脑子不笨,但容易健忘,前一分钟所发生的事,后一分钟说不定就忘记了。但弟弟永远不会忘记奶奶的养育之恩,说以后等他有机会赚钱了,一定把所有的钱都送给奶奶用,自己不留一分钱。如今,弟弟已经是三十有余的人了,由于和奶奶长期生活在一起,思想上渐渐与奶奶同化。弟弟说,有一天奶奶老了,他也不想活了。就凭这一点念头,亲戚们都认为将弟弟与奶奶分开生活,对双方都有好处。

因为母亲的早逝,父亲又不在身边,常言道:长女为母,这一重担无疑就落在我的身上。又由于我本来生活条件拮据,还有两个儿子要照顾,见我毫无顾虑接受弟弟,倒是令两个妹妹甚为感动。好在奶奶由两位姑妈照顾,用不着我们姐妹多操心。

弟弟住到我家的第一天,奶奶就在电话里央求弟弟回去,声音有些沙哑。弟弟握着电话无力地颤抖着,心里涌起一阵酸楚的感觉,他说,奶奶要哭了,我必须回去。我犹豫着,感觉到这样一来责任更重了。

为了能让弟弟住得安心,我开始寻思为他找一些事儿做。当我得知弟弟唯一的愿望就是学会骑自行车,照他的意思说,只要能学会骑车,多大的牺牲都值得。于是,我马上与亲戚商量,结果得不到一个人的支持。大妹子提出建议说,如果哥哥一定想学车,必须有人陪在他身边,要不,她也不放心。

人长大后都是要独立的,而我的爱给予弟弟的能否是永远的归宿。于是,我大胆作出决定,何不让他试试呢?我问弟弟,行吗?弟弟说,行,从哪跌到就从哪爬起。我为弟弟的勇敢而有些激动,“真有胆量,但出了事谁负责?”弟弟说,他自己负责。我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行,就姐一个人支持你,出了事咱俩一起负责,明天就给你一辆自行车,但你必须记住,姐不会陪在你身边的,你要学会坚强,慢慢练,学会单独去克服一切困难。”

那晚,弟弟激动得一夜未睡。

第二天下班时,我从小姑那儿拿了一辆旧自行车回家,当我将车钥匙交给弟弟时,他急不可耐地想冲出门去。我问,那么急干吗?还没吃饭呢?弟弟说,等不急了,他的心跳得厉害,那模样就像是找到了初恋情人般激动。

弟弟穿起鞋子,掩上门,急急地往楼下跑去。我起身紧跟,毕竟是第一次学车,还是不太放心。弟弟跨车而立,那样子很神气,就这样,很轻易地被幸福笼罩着。

我始终笑不出来,有种莫名的难言。这毕竟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,他与同龄人应该拥有的一切,早已失落在这个城市的风尘里。

我走近他的身边说:“害怕的话,姐就在你的身边看着。”弟弟说不用了,让他独自琢磨,总有一天会练成的。

我感谢自行车让弟弟找到了一种自信,他说,只要学会骑自行车,别人就会对他刮目相看了。人,有时候只需要改变一点点,就会改变整个生活方式。

弟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说起女人,他会脸红,还有点不好意思。有时候,我会戏耍他说,你想不想结婚啊?弟弟总是说,就是父亲害得我,一直叫我等,等,等到现在还是没个结果。弟弟故意避开话题,他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这看似不想要女人,实则蕴藏着另一种的渴望。

当儿子搂着我叫妈妈时,坐在一旁的弟弟会油生出一种羡慕之情,偷偷地对我说,姐,我这样靠着你行吗?说完,弟弟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那一会,他内心对亲人的依赖性暴露无遗,释放着某种心灵上从未有过的懈怠。我心疼地握着弟弟的手说,姐给你找个女人,夫妻俩有个依靠,行不?弟弟连忙起身,跟没事发生过一样。想必在他的骨子里还是渴望得到爱情的,因为他不曾拥有过爱情,也就没有更多的奢望了。

一切看起来似乎非常顺利,如我想像中那样,有了自行车,再也不喊烦闷,也听不到牢骚话,自行车是他最大的精神支柱。

不过只学了两天,我就注意到新买的旅游鞋破了,小腿处因与自行车的摩擦也被磨出血丝,还有些臃肿,但这些弟弟自己是全然不知,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行车上去了。我想给他擦些药水,弟弟说,没事,这点痛算不了什么?还说只要功夫深,铁捧磨成针。弟弟读过书,初中未毕业就缀学了,有些书中的道理还能用到生活中来。

一个月过去了,弟弟的学车水平一直不见增长,但他学车态度仍是非常努力和执着。弟弟开始找理由,说自行车坐位太高,于是我就把车坐位放到最低。说胆小,怕摔跟头,我鼓励他,无论如何,你应该有自己的目标,学车计划一年完成,现在还早着呢?其实,我不免担忧,学车是他唯一的兴趣爱好,万一他失去耐心了,我又该如何为他寻找新的生活方式呢?

我站在路上,对着即将暗淡的天色,沉思。弟弟一只脚踩在自行车的踏板上,另一只脚跟着挪动,这样一来一回,一上一下,徘徊在房前的小路上。

这时,走过来一位四十开外的中年人,很神秘地对我说:“你看这人,整天在这里来回走动,学车也不像学车,不知道想干什么?”我稍稍停顿了片刻,才坦然地回答:“那个人是我弟弟,他与常人有异,因小时候生病而落下后遗症,学骑自行车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气和坚定的毅力,还请你们多多关照。”那人听后,连忙说:“哦,是这样的,原来如此。”急忙避开了。

弟弟一脸紧张的样子,推着自行车跑了过来,问:“姐,他说什么呢?”我说没什么。弟弟说:“姐,你知道吗?还有些人说我是小偷,故意在这里旋转,为的是探听虚实。”原来弟弟是怕被别人当小偷被抓起来,才这么紧张的。我安慰弟弟说,凡事不着急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状态,不要理睬别人的话,你做你自己的事,人必须要学会爱自己,才能好好活下去。

那段时候,只要一出门,到处都能听见有人在议论我家庭的事情,人们总是想不明白父亲是如何将辉煌产业败落到如此地步,甚至连老娘和儿子都无法照顾。其实无论谁说什么,我都不会在乎,路过时,看到邻居,照样是笑容满面,淡淡地打个招呼。而我在乎的是弟弟将来的生活该如何安排,学自行车也只是解决眼前的问题而已。

现在,弟弟跟周围的邻居们互相认识了,谈天说地,调侃戏谑,其乐融融,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。邻居们互相打赌,弟弟能否学会骑自行车成了他们赌注的筹码。我问弟弟,你站在哪一派?弟弟说,他不知道。看样子,学车的路其修远兮。我不敢问弟弟,你的执着到底有多久。

弟弟学骑自行车,事情好象变得另外一种结果了。

 

 

2007-11-1

 

写完这篇文字后,我将文稿送给弟弟看,弟弟极其认真地看,慢得像是要将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啃进心里去一样。我问弟弟:姐写得如何?弟弟说:非常真实,写得好!他说不能说我写得很好,怕我会骄傲自满。我说,就凭你弟弟说句好,姐肯定不会骄傲自满的。忽然,他很不好意思地说:你怎么写我像找到初恋情人般激动呢?我又没有谈过恋爱?我笑笑。弟弟还为我的文章挑出一个错字,把“沙哑”写成“吵哑”了。我问弟弟:你喜欢住在姐这里吗?弟弟说是的,于是我心安然!

文章发表地址:http://jrnh.nhnews.com.cn/rp/fs/cp/17/43/20090717/7/icontent_0.ht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