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叶寒家园

佛言今生难有梦,我立彼岸再无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林海燕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、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。《中国作家协会》和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电子会刊编辑、《执手天涯网》诗歌栏目编辑、《中华网络文艺电子会刊》特约记者,《亲子派》网络投稿人,中国近40余篇散文诗歌被选入《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精选》、出版诗集《无心的错失》、散文集《心若在梦就在》《燕来墨香》。文字虐我千万遍,我待文字如初恋。

让承诺在风中飘扬  

2009-03-02 11:56:44|  分类: 小说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那年,她在一家商店做服务员,生意清淡之时,她就伏在柜台上,傻傻地数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路人,把目光游离在每一位过往的身上,想去捕捉一种能让她心跳的感觉。
  但自从隔壁自行车配件商店来了一位新学徒,她的观望世界彻底改变了,从此,她的目光开始游离在他身上,当然,这是她心底的一个小秘密。
  他叫树。他似乎不喜欢说话,整天就知道干活。但她能感觉到他那深邃的眼眸透出几分的冷峻,有些深不可测的感觉,偶尔用眼睛偷睽一瞥,当目光相遇的时候,最先躲避的肯定是她。
  那时候,她不懂爱和喜欢的感觉,只是,她一直不敢用目光直视他的脸,每次偷看的时候,甚至有些像做贼般心虚。她心里明白那不是爱,甚至连喜欢都称不上,也许这是一种好奇,她不明白,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,让她从此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,还不敢用大胆地目光看他。
  开始,他们用微笑说话。
  不知在什么时候,他们又改变用眼睛说话。
  也许是女人应有的敏感,那时候,她意识到肯定是喜欢他了。出于女人特有的矜持,她故意不说话,一直等着他先开口。
             二
  夏季的黄昏依然灼热,她以为又是一个平淡无味的日子,像昨天一样消逝于指尖,没人约她吃饭,看电影,还有那诱人的咖啡。

她正想关店门,他出乎意料地出现了,一脸正经地对她说:“灵,晚上一起去兜风吧?”
  那一刻,她差点没把含在嘴里的口香糖吞进肚子里,这年头,还有谁会用自行车约会谈恋爱的呢?
  她看着他手里推着一辆新得发亮的粉红色自行车,非常别致,猜想一定是他自己组装的。说实话,她打心眼里还是喜欢的,也就很欣慰地答应了。
  她开始直愣愣地问他:“不想请我一起吃饭吗?”
  “当然可以了。”他看上去有些欣喜若狂,也难怪,第一次约会女孩子就轻易成功,此刻她猜想不出他心里的得意劲到底有几分。
  但她看出他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。
  “你怎么会想到修配自行车这行业呢?没人愿意干的活,会有出息吗?”她很是不解地问。
  “因为没人做,所以我才做,物以稀为贵,说不定,等我有钱了,我发明一辆全世界最先进的自行车,跑得比汽车还要快。”树充满自信,而她却在暗自窃笑。
   
那晚,她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,车子飞快地跑着,想不到,他们的爱情真会随着风儿飞舞起来,幸福的感觉一如空气般饱满,飘然。
  “灵,等我们结婚了,我组装十辆世界上最好的自行车,九辆给我们的孩子,还有一辆我载着你。”他激动地说。
  “去你的,原始社会也生不了那么多孩子,当我是母猪,看我不拧你。”说完,她使劲地拧他的腰,他嗷嗷直叫,直喊饶命。
  “想谋害亲夫啊?你这狠毒的女人,怕了,不娶你了,还不如当和尚。”
  “你敢,敢不娶我。”她拧一下,他叫一下,直把她的心揪得痛起来。
  “好,好,我保证明天就娶你,娶你给我做保姆,总行了吧?”
  一路笑声颤颤,她搂着他的腰,很温暖,很踏实,感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                三
  从此,他们不再是四目相对两无言,含情默默送秋波。他们在这纯粹的时光里享受着爱情的甜蜜,大胆地捧出爱心放在阳光下到处显耀,从不担心有天会发霉变质。
  后来,她另找到了一家工厂干活,很累,晚上还要轮流值夜班。
  他也改行了,应聘某实力型的企业跑供销,经常出差,同样辛苦。
  虽然,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,但并没影响彼此感情,仍然相爱。
  当爱情逐渐走向现实的时候,她才感觉到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地短暂,生活的烦恼,感情的纠纷,无论怎么小心的维护,总会有不顺心的事出现,一如自行车的轮胎,无论怎么样小心维护,依然有锈斑的痕迹。
  自行车旧了可以换新的,但爱情还是在原地停留不前。她像大多数女人一样,开始想要有个承诺,婚姻的承诺。
  起先,他也会和她一起设计未来,编织梦想的爱屋,只是,他们的收入实在太微薄,租来的房间也只能容得下一张床铺,一张桌子,唯一的家具就是超市里购买来的简易衣柜,也只能放几件并不华丽的衣服。
  她不在乎环境的困难,而他却在乎。
  爱情的浪漫是否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,渐渐地,他不愿再提及结婚的事,他说,一定要等有钱了才能安下心来。
  她不同意。所以每次她开口的时候,他就逃避,要不就装作没听见,要不就转换话题。
  有天晚上,她终于喘着大气,含着眼泪,几乎用嘶哑的嗓子对他吼叫:“我想结婚……”
  他说她是神经病发作了,然后离开了房间,远远地逃避了她。
  当他关门的刹那,她的心死了。她知道这次不会再像从前一样软弱无助,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。
                 四
  外面,雨雾弥漫,六月的天让她深感寒冷,雨飘在她的身上,感觉像是在下雪。
  她在一种散发着雨水气味中孤独地走着,澹然的脸上带有些忧郁的表情,一片迷茫。人世间的事,该改变的总会改变,该留住的自然会留,爱情也不例外。
  她无心去留意身边匆匆而过的人们,就象没有人会察觉她此刻的内心世界。不太在意自己的孤独,早已经习惯了那种滋味,爱如果归于刺心的痛楚,选择离开是最好的方式。
  曾经,她全身心的爱着他。
  最终,她还是选择了放弃。
  三年的爱恋和投入,爱如果在落叶殆尽的深秋还未开花结果,她唯有让承诺在风中哭泣,不再强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
  徘徊街头,不知何去何从。她想尝试置身于热闹的环境里,走进娱乐城,那里的霓虹灯刺得她眼花缭乱,原以为能把所有的痛苦都驱逐,未想她的心随着烦躁愈加疼痛。
  她第一次很奢侈地购买一瓶葡萄酒,想灌醉自己,不想自己早已醉在酒瓶里,她的眼睛看不清任何人的脸庞,她的耳朵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。这是个热闹的世界,跳舞,狂叫,甚至还能听到有人吵架的声音。
  没有人愿意理她,她想尤其是像这样一个颓废的女人,她甚至希望自己变成一个疯子,忘记从前,不望将来。
  可是,现实总归要面对,她毕竟还是要生存,她毕竟还是要工作。
  那天,她在车间里工作期间睡觉了,做了一个梦,梦见他推着一辆银灰色的自行车来接我,他说,这辆自行车就当作是我的嫁妆,明天就去结婚。可是,当她去推车子的时候,突然,他不见了,自行车也不见,于是,她在梦中拼命地找啊找……
  一阵疼痛唤醒了她,原来车间主任在用木棒敲打她的头,一个梦就把当月的奖金全都梦跑了,此刻,心承受着各种不知名的痛楚。
  在与他分开以后,她除了工作,就是睡觉,其余时间就是不可遏止的思念他,想不到,,时间越久,她的思念越脆弱,以至于她开始后悔那天的离家出走。
  他两天没给她一个电话,这让她更觉伤心。她盼着望着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她告诉自己,再等一天,他如不打电话,从此,就彻底绝望。
  然而,他刚好在这两天也出差了,公司派他到外地的分公司去工作一段时间,他以为正好借此机会冷静一下,所以,就一口答应了。
  她痴痴地等待他的电话,就是拉不下面子,不肯先给他拨通电话。她几乎是抱着手机睡觉的,生怕他来电话,而错过接电话的机会。
  可是,手机始终没有响一下铃,哪怕是做广告的信息,也未曾收到。
  她开始有些焦虑,落幕的爱情逐渐在心里绝望地蔓延,全象瘟疫般扩散开,等待的滋味让她更显得越来越憔悴,她甚至在心底无数次地呼唤:“树,难道你真如此狠心让我走吗?”。
  那天晚上,她再也安捺不住了,禁不住又来到那个熟悉的地方,那一刻,她真想用哭声来唤出树的身影。
                  六
  夜很深了,房间里仍然没有透出一丝灯光,她知道他不在,就试着用颤抖的手拿出钥匙,门开了,房间里到处都是杂物,一片狼籍。
  她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,见景触情,一阵莫名的酸痛。
  这时候,她听见手机一直在响,当她想按YES键的时候,那边挂机了。
  手机里显示有几个陌生的未接电话,显示出同样的电话号码,一个不知道是谁,看区号也是异地的。
  她似乎意识到这个电话的重要,当她回电的时候,电话里传来了一种清脆的声音:您好!这里是XX有限公司,请拨分机号码,查号请拨零。
  她不想再错过了,如果能够回到从前,她愿意承受任何的痛。可是,她联系不到他,他的手机一直关机。
  而他此刻一直呆坐在电话机旁边等她的回电,他并不知道这电话原来是有分机号码的。
  他不停地打她手机,然而,她的手机就在那晚开始欠费停机。
  她不知道。
  他以为她故意不接电话。
  她没想到刚才的未接电话就是他打来的。
  就好象老天故意在捉弄他们一样,他们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份感情,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机会,他们的爱随着时间一点点地在流逝,煎熬,折磨。
  她终于决定,含泪试着将他们的爱情埋葬。然而,她还是做不到。
  同样是飘零的生活,她决定远离远乡。
                七
  就在转身将离去的时候,她无意看到电视台有人在点播歌曲,歌的题目是《你快回来》,当她看到屏幕下面那一行行滚动的小字,她失声痛哭了。
  亲爱的灵,不知道你能否感受到我的呼吸,自从你离开后,那一段时间,我才品尝到失去你的痛心,一如剥蚀着残忍的伤口,我知道无法带给你更多的幸福,但我将用一颗完整的心来爱你,回来吧!灵。最爱你的树
  亲爱的灵,我一直联系不到你,唯抱着一丝的希望寻找你,灵,回来吧,我答应跟你结婚,如果你愿意,我会心甘情愿用自行车载你一生,直到老去。最爱你的树。

再也忍受不住背负起的感情失落,思念像洪水一样爆发,她发疯似的奔跑到他们曾经生活过的那间小屋。
  房间灯亮了。他回来了,他们什么话也没说,紧紧拥抱,从那时候起,他们再也不轻易言说分手,言说放弃。
  她看见一辆新车,跟梦中见到过的一模一样,银灰色的,晶莹透亮,那是她唯一做新娘用的嫁妆,那也是她唯一能载波着的梦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