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叶寒家园

佛言今生难有梦,我立彼岸再无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林海燕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、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、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。《中国作家协会》和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电子会刊编辑、《执手天涯网》诗歌栏目编辑、《中华网络文艺电子会刊》特约记者,《亲子派》网络投稿人,中国近40余篇散文诗歌被选入《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精选》、出版诗集《无心的错失》、散文集《心若在梦就在》。文字虐我千万遍,我待文字如初恋。人生最美好的事,莫过于闻着书香,度过余年,与文字相约,天长地久,一起携手到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一双布鞋的故事  

2018-02-25 19:13:45|  分类: 人间茶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 
欢迎朋友们光临叶寒家园
 
  
【原创】一双布鞋的故事 - 木子叶寒 - 叶寒家园
 
   
一双布鞋的故事

      文/木子叶寒

 

(踔风原创)《中国散文》成长记录之二(正在编辑中) - 踔风 - 踔风

     

几乎每次经过一家布鞋店时,我都会忍不住地停下脚步,然后,走进去看看,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布鞋。我出生在农村,那时,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富裕。外婆去世时,留下舅舅和母亲,母亲年幼,才三岁。外公一直没有续妻。


俗话说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母亲性格急躁,从小就很能干,吃苦耐劳,干活麻利,自己不舍得穿吃,生活非常节俭。小时候,我最喜欢穿着母亲编织的毛衣去上学了,母亲编织的毛衣特别好看,衣服上总是锈着各式各样的动物和花草图案。不过,母亲最拿手的还是纳布鞋,她所纳的布鞋速度快又精致,有时候,一天时间就能做好一双布鞋。


小时候,我一直穿着母亲纳的千层布鞋,在田野里奔跑,跟小朋友们一起踢毽子,跳绳,做游戏,这样的时光,给我的童年增添了许多美好的记忆。后来,我渐渐长大了。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穿上漂亮的凉鞋和皮鞋,我也开始嫌弃脚上穿的这双布鞋。


于是,穿上新皮鞋成了我梦寐以求的事。


按照以往的习惯,等到母亲做生意回家时,我和弟妹们早已进入梦乡。可是,那天,我一直等到月高天黑,才等到母亲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到家里。


那天晚上,我哭着闹着,非要母亲买双新皮鞋给我穿。母亲好像早就知道了我的心思,竟然像变戏法一样,从怀里变出一双皮鞋。我看了,内心一阵激动。母亲走到我跟前说,过几天,就是大年初一了,这鞋子如果等到过年再穿,那就更好了。我嘟着嘴,摆着一张不开心的臭脸,眼泪一点都不听控制,哗哗地流了下来。


母亲看着我委屈的样子,就蹲下身子,把鞋子放在我的脚上,让我试穿一下。这时,我才仔细地看到母亲穿的鞋子,也是一双黑色的布鞋,已经很旧了,鞋面上还有几个破洞,不过,这双布鞋,在母亲的脚上,好像永远都穿不破一样。


第一次穿新皮鞋,似乎有点紧张,我好不容易将双脚挤进鞋子。母亲说,鞋子不够大,明天重新换一双。我听了,马上就急了,赶紧说,够大了,穿着刚刚好,不要再去换了。母亲始终不同意,从衣柜里又拿出一双新布鞋,很温柔地对我说,孩子,皮鞋不够大,穿在脚上会痛的。这双布鞋也是新的,你明天先穿这双新布鞋。


“不行,我不要穿布鞋”。


我开始发起大小姐的脾气来了,无论母亲怎么劝慰,说最多好话,我就是不听。母亲实在是忍不住,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。我狠狠地瞪了母亲一眼,穿着那双新皮鞋向门外冲了出去。母亲在身后,不停地呼喊,我头都不回,跑得更远。不懂事的我,怎么能够想像得到,母亲在当时,会怎样的心急如焚。那个时候,没有电话,连自行车都没有,后来,听说母亲在整个村庄里,在小河边,在附近的小山丘,几乎都找遍了,找了整整一夜,还是找不到我的人影。


然,我却穿着母亲刚买的新皮鞋,跑到一半,脚后跟便磨破了皮,露出血丝,每走一步,痛一次。我想把皮鞋脱掉,又怕山路上的丛刺,不小心会扎伤了我的脚。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,还要经过坟墓之地。这时候,我开始后悔了,后悔不该逃跑,后悔不该穿这双不合脚的新皮鞋。


可是,我又害怕回家,害怕妈妈会再次打我。


那晚,我独自一人,步行了二个多小时的山路,终于逃到了外公的家。直到第二天下午,母亲才找到外公家。看到我正在院子里,开心地跳着绳子。我一看到母亲来了,马上又躲了起来,躲在外公的床底下。那天,我以为母亲看到我,还会狠狠地指责,谩骂和揍打,我也会拼命地与母亲抵抗战争。


然而,当母亲再次找到我时,她弯下身子,温柔地跟我说,妈妈不会骂你,更不会打你。我很不情愿地从床底下爬了出来,母亲亲热地拉着我的手,刹那间,双眼噙满泪水,簌簌地落下。


我呆呆地站在母亲面前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母亲看着我脚上穿着一双又宽又大的布鞋,似乎明白了什么?她从怀里掏出那双锈着小花的新布鞋,小心地帮我穿上。


这时,我第一次感觉到,这双布鞋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温暖的布鞋。


从那以后,没过多久,母亲因劳累过度,得了肺结核的病症,无法医治而病亡。母亲出殡的那天,我穿着那双布鞋,一直跪在桥头,泣不成声,悲痛欲绝。直到送葬的队伍,从山间隐没,亲人们才将我拖着回家。如今,三十多年过去了,面对死去的母亲,我知道,布鞋的记忆情结,将永远都无法抹去。此后,也终将成了我心头永远的愧疚。


【原创】思考生命的价值 - 木子叶寒 - 叶寒家园

【原创】思考生命的价值 - 木子叶寒 - 叶寒家园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